陆磊:由于金融市场化、法治化深度不足,我们吃过不少亏

/2020-05-17/
原标题:陆磊:由于金融市场化、法治化深度不足,我们吃过不少亏5月16日,在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表示,面对新挑战需要新思路,... ...

原标题:陆磊:由于金融市场化、法治化深度不足,我们吃过不少亏

5月16日,在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表示,面对新挑战需要新思路,相信我们会思考金融监管如何实现投资者保护、金融创新和金融机构稳健运行之间的平衡,此前因为市场化、法治化深度不足,我们吃过不少亏。

新京报讯(记者 程维妙)5月16日,在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表示,以2020年为分界,新冠疫情对我国形成了短期急剧的需求和供给双重冲击和中期的全球性需求冲击,面对新挑战需要新思路,相信我们会思考金融监管如何实现投资者保护、金融创新和金融机构稳健运行之间的平衡,此前因为市场化、法治化深度不足,我们吃过不少亏。

他表示,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金融理论和政策一定会面临新的争论和创新。第一,相信我们会思考,货币发行的规则条件和纪律约束是否需要新共识。货币是总闸门,系统性风险是总关口。把住总关口,必须有力有效调节总阀门。建议大家不断地回顾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货币危机,且坚持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双支柱建设不动摇——货币主要针对实体经济的需要,宏观审慎针对金融体系系统性稳定需要。

第二,相信我们会思考金融监管如何实现投资者保护、金融创新和金融机构稳健运行之间的平衡。从制定“资管新规”起,这一命题一直是对治理能力的巨大考验。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吃过不少亏,吃亏的原因还是在于市场化、法治化深度不足。金融市场化必须坚持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和持牌经营;金融法治化,必须坚持契约精神。在2019年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但市场化法治化建设仍然任重道远。

第三,相信我们会思考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如何进一步优化组合。经过多年探索,中国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一个重要的创新性政策设计,财政职能的金融化,而非财政赤字的货币化;其好处在于金融部门通过市场机制实现了具备正向激励的资源配置,同时货币发行的纪律性得到了保障。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卢茜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