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第一入境点”的77天,上海海关关员这样守护空中门户

/2020-06-12/
原标题:作为“第一入境点”的77天,上海海关关员这样守护空中门户“很多人说现在上海不是第一入境点了,我们的压力会减轻不少,但其实区别不大,现在每天还是需要登临1... ...

原标题:作为“第一入境点”的77天,上海海关关员这样守护空中门户

“很多人说现在上海不是第一入境点了,我们的压力会减轻不少,但其实区别不大,现在每天还是需要登临150多架次飞机,基本上跟原来差不多。” 王晓东表示。

王晓东是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海关值机处值机四科科长。在客机或货机抵达浦东机场后,王晓东和同事们会立即登上飞机,对入境旅客实施登临检疫。

根据中国民航局发布的公告,自6月8日零时开始,上海暂停作为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客运航班的第一入境点,结束了自3月23日开始作为“第一入境点”的使命。

在这77天中,上海海关作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开门迎客的“第一人”,承担了繁重的入境卫生检疫工作。日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了三名海关关员,探寻他们守护国门安全的故事。

“远比想象的要困难”

和很多海关关员一样,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处中转四科科长胡凯从大年初一就开始忙碌着。

参与海关监管工作的胡凯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疫情期间,上海海关从各单位、各岗位抽调关员到旅检一线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原本在浦东机场卫星厅参与海关监管工作的胡凯也被抽调到了主航站楼一线支援,主要负责管理入境旅客的流行病学调查工作。

“新岗位远比我想象得忙碌,涉及的知识和操作流程对我们来说是全新的,而且会涉及很多专业的医学知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槛,但所有人都要克服这个困难,适应角色转换。”6月9日,胡凯对记者说道。

从穿脱防护服到熟悉仪器设备,从问询入境旅客到填报流调表格,从防输出到防输入……航班间隙,胡凯不断跟着流调医生认真仔细地学。

“我们的职责就是维护这个城市的安全,当我们回到市内,看到大家正常有序的生活时,我们就会感到由衷的欣慰。”胡凯说。

24小时值班的背后

“我们平时只有9个海关关员,疫情发生以后,上海海关从各关区调派了不少人手加入到一线疫情防控中,现在我们科室将近30人。”6月10日,王晓东告诉记者。

王晓东所在的海关值机部门,负责对入境飞机实施登临。飞机抵达浦东机场后,王晓东和他的同事们会立即登上飞机,通过广播向入境旅客宣读注意事项,提醒旅客主动申报个人信息。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海关值机处值机四科海关关员

随后,他们会根据飞行途中旅客健康情况、提前掌握的重点国家旅行史旅客名单等信息,对飞机内旅客实施初步检疫,对于有明显呼吸道症状或发热的旅客,他们会马上移交后续部门处置。

每天,他们要登临检疫抵达浦东机场的150余架次飞机,有客机有货机,工作量十分巨大。王晓东告诉记者,虽然上海取消了作为第一入境点,但工作内容依然和之前一样,他们要确保对每个旅客都仔细查验。

浦东机场一线海关关员普遍采取24小时工作制,也就是一个班头需要从天亮做到天亮。这对人的体力和身心都是极大的考验。王晓东笑着告诉记者:“时间长了,我们也就习惯这种工作模式了,一天一夜全身心投入一线监管工作,下班了马上回家倒头大睡。”

“你们辛苦了”

“一些留学生回来后,看到我们非常亲切,在他们的意识当中,回到自己的国家,就很安全。”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处旅检八科科长殷娜说,她能理解留学生归国的那份喜悦。

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处旅检八科科长殷娜

殷娜所在的部门,主要负责对入境旅客和机组开展流行病学调查、测温、医学排查等工作,对她们来说最辛苦的就是在航班集中抵达的时候。

“有时同一时间,几个航班连续抵达,原本安静的入境大厅变得人头攒动。”殷娜对记者说。不过,忙碌中也有让她欣慰的事发生。

她在进行流调时,一名从美国飞回来的小男孩填完纸质版的健康申明卡后,在这卡片的最下面写上“你们辛苦了,谢谢海关”的感谢文,这成了她疲惫工作中的一丝慰藉。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